毛毛毛毛毛

【雷安】死生无间 01

一把心碎的调味料:

注意事项:


1、本文设定延伸自电影《无间道》,仅为作者爽脑洞之作


2、剧情基本与电影类似,但结局会不一样


3、真的是爽脑洞的,有手癌也请多多包涵


4、角色死亡预警,不止一个


5、含有部分瑞金,格瑞的性格差异后续会说明


——————————————


佛曰:“受身无间者永远不死,寿长乃无间地狱中之大劫。”


人走人行道,车走大马路。无论是曾经,还是现在雷师和安迷修的路都不一样,遇到绝对是因为有哪一边越界了。当然,这是安迷修的想法。雷狮看着等待绿灯的行人和车辆,终于想到了应该如何回答那面墙上的疑问——不管白道黑道,到了十字路口,大家都要停下来等信号灯,车里车外的人遇到了也没什么奇怪。


 


1986年 初秋


“雷狮。”车子里的卡米尔叫了靠在路灯杆上的堂兄,自己这位哥哥终于想明白想要回家了,他的声音里是难以掩饰的欣喜。他们很久没见了,自从雷狮跑去上了警校,家里人就一直当做没有他这个儿子。


“好久不见,卡米尔。”雷狮扶着车窗对后座的卡米尔寒暄道,“因为我老爹的’原因,我被警校开除了。”他摇了摇手里的啤酒瓶,把它递给了堂弟,堂弟自然地接过,一口把剩下的酒都干掉。


啤酒因为夏末初秋的高温已经不在冰爽,喝下去的时候甚至觉得有点温热。卡米尔明白雷狮已经在这里等了很久了,因为他同样已经在车里等了很久;雷狮的父亲忽然被杀了,另外一些“经理”都在考验着雷狮的耐心和回来的诚心,故意让他在炎热的天气中多等了大半个钟头。


“那就回家吧,大哥和二哥现在没本事收这么大的摊子。”卡米尔喝了酒,又把车门打开,往里面坐了坐,给雷狮让出座位。


“我现在也只能回去了。”雷狮坐到了卡米尔原本坐的地方,瞟了一眼前座上的丹尼尔,好似抱怨一般的强调了一下自己无处可去的窘境。


丹尼尔对这话作何感想卡米尔并未去考虑,他更加关心自己这位堂兄此时的情况。叔叔曾经有过遗言,等到他死的时候,一定要通知到他的全部子女。或许作为牢牢握住这座城市黑暗命脉的一代枭雄,他早就知道自己会死于非命,只是没想过这天会来得这么早。早得连自己小儿子娶妻生子都没看到。


“你当时考进警校的时候他们就没有发现你老爸是谁吗?怎么现在才把你开了?”卡米尔叹了一口气,没话找话地说。他对公家一直没有什么好感,他出生之前父亲就关了进去,最后还死在了里面,要不是雷狮小时候一直照顾他,雷狮去考了警校这件事情足够让他再也不想见到这个堂兄。


还好,他的好堂兄终于又回来了。


“老爷子死的动静太大了。”雷狮皱着眉回答。


雷狮看着对面正在被空荡荡的对向车道,想起今天是重案组秋警司出殡的日子,这个时候应该是开道限行的时候。这个城市的人大都明白什么是规矩,因为不管有那些白面上的法律,还有一套适应于黑道的规矩。两套规则的威压下,这路上的交通法倒是显得格外公证和让人乐意接受。毕竟,要是闯了红灯被撞死了,围观的人中偶尔也会骂出一声“活该”。


“别去管对面的限行了,反正灵车还没有开过来。”雷狮把视线转回车里,他透过前挡风玻璃看到了长长的车队,他对司机说,“直接超过去,我们赶时间。”


“好的,三少爷。”


司机应了一声,把车开到了逆向车道,直接超过了前面许多等在等绿灯的车子。在路口处,雷狮看到了路左边闪烁的红蓝警灯,他只看了一眼,所乘坐的车便向右开去,向城市边缘的、正义的边缘的区域开去。


“后面是不是跟了个交警?”卡米尔第一个看到了后面追上来的人。


“不是,穿的是警/察的衣服。”雷狮看了一眼后视镜,否定道。


“条子跟过来干嘛?”


“大概因为我们刚刚逆向行驶了吧。”雷狮有些好笑地讽刺道。


“这可是你让司机逆向车道超车的。”一直沉默的丹尼尔忽然插嘴,“三少爷,您去应付这位警官吧。”他就是家长们对雷狮的最后一次试探,让雷狮去和之前的校友打个交道。


司机靠边停车,骑着摩托车的警/察慢慢把车停到了开着的车后窗口。


“编号4927。”雷狮看到了警员的编号,不问对方的名字直接称呼对方的编号,这是在警校养成的习惯。“你越权了,我们逆向行驶这事归交警管。”说完,他看了一眼丹尼尔,让那声“你越权了”有了其他的意思。丹尼尔尴尬地干笑了一声。


“今天是重案组秋警司出殡的日子,你们和死人抢道可不只是违反交通的问题!你们这是在蔑视整个警方!”编号4927的警员怒气冲冲地回答。他身后还有一排闪着灯的摩托和警车,这让这位警员说话更加有底气了,他接着说:“我完全可以把你抓回去。”


“哦。”雷狮偏了偏头,想了一下措辞,“狮心公馆的人会随时欢迎你们来抓人的。”


对方很明显在听到公馆名字之后就立即反应过来车里坐了什么人,警员看了眼车子里的人,有些不甘心地“哼”了一声,用脚一蹬,转动摩托车的车头,开往那片闪得人眼花的灯光中去了。


空气里有很多味道,比如摩托车和汽车的尾气,雷狮却闻到了一阵厨房里飘出来的饭菜香味。现在正是做中饭的时间,刚刚的那个新警员稍后一定会和同期的几个同事一起去吃个警局订的盒饭做午餐。“总有一天,我也会回到那里去的。”雷狮心里想着,冷着脸把车窗摇了上去。


“三少爷对他们脾气可真好啊,居然没有下车和人家打起来。”丹尼尔说,“你小时候可不是这幅脾气,大少爷没少因为你和人打架的事情被骂。”


“嗯。”雷狮应了一声,他靠在椅子上坐了一会儿,等车开了,他像是忽然对车子里也有的刺鼻气味有了反应,厌恶地挥了挥手,对卡米尔说:“身边有个一直生产废气的人一定很伤肺吧。”


卡米尔当然知道雷狮指的是谁,但是现在大伯刚死,丹尼尔是四位“经理”之一,连他也不敢和卡米尔起正面冲突。卡米尔据此地清了清嗓子,但是又无话可说,只能顺着雷狮的话又咳了两声,连带着把他那边的车窗给打开了。


窗外燥热的空气和刺鼻的尾气涌了进来,秋老虎太厉害了,扇着风的卡米尔看着路过的巡警,讽刺道:“谁愿意做个可有可无的小衙役呢,这种天还要累死累活地在街上走,能有个吃饭时间都是我们给他们面子。”


不知道那些警/察有没有走远,但是那巨大的警笛声却还在雷狮耳边响着,他听到了堂弟的话,于是,心中的某个小人说:“我愿意和他换。”


他转过头去,看了一眼已经空无一人的街道,他车后早就没有人了。他摇摇头,笑了起来。


与此同时,惊雷破开黑云,大雨滂沱而下,燥热得到缓解——雨水还是一视同仁的,它不分正义或是邪恶,一并将他们淋透。雷狮站在公馆门前,推开其他人给他打的伞,任凭大雨浇湿自己的头发,衣服和鞋子,以及他的眼睛。


雷狮在踏进家门前,在雷声的掩护中,轻声说:


“我是个警/察。”


 


1996年 春


安迷修搬了新家,他搬到了一个高级公寓里去,他去年的升职,现在才换到高级公寓,还是被人查了一遍。


“安哥,走个流程而已。”穿着灰色西装人一边指挥部下找东西,一边摇着头无奈地解释。


负责来调查的是一位警界老油条的人——格瑞,这个人原本也是重案组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最后去了政治部,每次见到他各位警司都觉得烦。因为这个人油盐不经,他什么都不要,反而让人不知道应该拿他怎么办。


“相互理解嘛,格瑞科长。”安迷修坐在沙发上随意地挥了挥手,表示可以随便搜。


“海景房,站在你家窗户外面真是什么风景都看得到。”格瑞背手站在安迷修家的落地窗前,说:“东起东山,西到码头,这里都能看到啊!花了不少钱吧?”


“贷款买的,三十年贷款,我要还到我退休这房子才真的是我的。”安迷修摇头看似后悔地说。他手边的包里就是关于贷款的文件,原本打算明天交到政治处去的。他看了一眼进进出出的探员,神色自然地拍了下自己的脑袋,懊恼道:


“我都忘记了,这些东西就在我包里。”他翻着包,动作有些急,差点把桌子上的杯子弄下去。还好正在走过来的格瑞及时伸手把杯子稳住了。


格瑞接过那份文件仔细看了一下,叫来了负责金融的探员,让她仔细看看这份文件。他则坐到了安迷修边上的沙发里,玩着杯子问:“你这里的东西都不是一对的,看来警局里的传闻不真啊。”


“要看是哪种传闻了。”安迷修故作神秘地接话,轻声说:“有人说我是基佬,这就不是真的。”说完,他自顾自地笑了两声。


“有人说你和某家的小姐早就已经暗通款曲了,这几年你升得很快。”格瑞也跟着打哈哈,不轻不重地说了一下他知道的传闻。


“这算是说丹尼尔的功劳了,自从他整合了原本各占山头的四个‘经理’,又把雷老大的光景重现,我这种小角色还真不容易这么快爬上来。”安迷修如实回答。他本来是情报科的一名普通探员,只是在很多次和如今最大的黑道头头斗智的过程中起了很大作用,这次成为了高级督察。


“呵,这位老大可比雷老大厉害多了。”格瑞语气无奈地耸耸肩,“他把事情做得滴水不漏,好几次行动都失败了,重案组被摩得已经快没耐心了。”


“你们政治科还管这种事情?”安迷修故意不接格瑞的话,冷静地岔开了话题。


“我们什么不管啊!”格瑞抱怨道。“谁家结婚了,我们要去查查人家有没有乘机受贿,人家老婆是什么来历,家里是干什么的。你们查外面人,我们只能查自己人。”


安迷修看到了桌子上随意摊着的几本东西,里面有一本相册。他想到了怎么继续聊,他问:“说起来,我比你大一届,你一开始和重案组的金警司都是重案组的啊?怎么最后你去了政治科,他留在重案组了。”


“你比我大一届?”格瑞有些惊讶地说,“我还以为你会比我大好几届呢?”


“就一届而已,我当时的一直见得到秋警司来学校看她的弟弟,还会来做一些动员和演讲。”安迷修拿过相册,开始说起往事。


“嗯,金那时候听到他姐姐来了,马上比平时还要认真的训练。不过他第一年的时候一直是第二,直到第二年,他才变成了第一。”格瑞说。


“可是第二年的时候,秋警司已经殉职了。”安迷修提到那位警界英雄时语气里透露着敬重,一想到她的殉职,他有些惋惜地摇了摇头。他还记得秋警司一直强调责任与坚守责任,他真是有些佩服那位英雄。英雄之所以为英雄,就是他的存在,便能感召一些人,安迷修就是属于被感召的那群人。


他想做个好人。


“瑞哥,贷款没问题。”探员核实了文件,打算了格瑞和安迷修回忆警校时光。


“让你白跑一趟了。”安迷修客气道。


“这话可不能对着政治部的人瞎说,我们要是不白跑,你可就倒霉了。”格瑞同样客套说。他说完转过身去,面无表情地挥挥手,示意探员们都可以撤了。走到门口,他有笑着对安迷修说:“改天一定请你咖啡,情报科的咖啡是整个警局最难喝的。”


“这话也不能乱客气啊。”安迷修拿格瑞刚才说的话回答他。


送走了格瑞,他开始小心翼翼地搜查这个新房子,他一边收拾被探员们弄乱的东西,一边仔细观察每一个被人动过的地方。很快,他在座机边上的一个插座里找到了窃听器,他没有摘了它,而是把插座又装了回去。


他站起来,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电话接通之后,他直接说:


“老爸,我最近买了新房子,你要不要过来住段日子。”


“你都搬出去住了,还想着我干嘛!”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男人生气的声音,随后电话被挂断了。


安迷修喂了两声,看了一眼窃听器所在的插头,冷哼了一声,感叹政治科的手段也就这个水平了。


安迷修家楼下的一辆面包车里,听到全部对话的凯莉如实说了自己听到的。“瑞哥,他打电话给他老爹了,我们没有现在没办法查接他电话的人在哪里?”


“凯莉,这段时间你先盯着他,他不会无缘无故去派人跟踪金的。”格瑞沉思一会儿,还是没有消除对安迷修的怀疑。


接到安迷修电话的丹尼尔微笑着挂掉了电话,他想了一下,对正在开车的雷狮说:


“雷狮啊,过段时间就是大鱼上岸的日子了,你和卡米尔安排一下吧。”


“好的,老板。”坐在副驾驶的卡米尔代替雷狮接话。


 

评论

热度(281)